第20幕

    瑞宣和四大妈都感到极度的不安:天已快黑了,送殡的人们还没有回来!四大妈早已把屋中收拾好,只等他们回来,她好家去休息。他们既还没有回来,她是闲不住的人,只好拿着把破扫帚,东扫一下子,西扫一下子的消磨时光。瑞宣已把"歇会儿吧,四奶奶!"说了不知多少次,她可是照旧的走出来走进去,口中不住的抱怨那个老东西,倒好象一切错误都是四大爷的。

    天上有一块桃花色的明霞,把墙根上的几朵红鸡冠照得象发光的血块。一会儿,霞上渐渐有了灰暗的地方;鸡冠花的红色变成深紫的。又隔了一会儿,霞散开,一块红的,一块灰的,散成许多小块,给天上摆起几穗葡萄和一些苹果。葡萄忽然明起来,变成非蓝非灰,极薄极明,那么一种妖艳使人感到一点恐怖的颜色;红的苹果变成略带紫色的小火团。紧跟着,象花忽然谢了似的,霞光变成一片灰黑的浓雾;天忽然的暗起来,象掉下好几丈来似的。瑞宣看看天,看看鸡冠花;天忽然一黑,他觉得好象有块铅铁落在他的心上。他完全失去他的自在与沉稳。他开始对自己嘟囔:"莫非城门又关了?还是……"天上已有了星,很小很远,在那还未尽失去蓝色的天上极轻微的眨着眼。"四奶奶!"他轻轻的叫。"回去休息休息吧!累了一天!该歇着啦!"

    "那个老东西!埋完了,还不说早早的回来!坟地上难道还有什么好玩的?老不要脸!"她不肯走。虽然住在对门,她满可以听到她们归来的声音而赶快再跑过来,可是她不肯那么办。她必须等着钱太太回来,交代清楚了,才能离开。万一日后钱太太说短少了一件东西,她可吃不消!

    天完全黑了。瑞宣进屋点上了灯。院里的虫声吱吱的响成一片。虫声是那么急,那么惨,使他心中由烦闷变成焦躁。案头上放着几本破书,他随手拿起一本来;放翁的《剑南集》。就着灯,他想读一两首,镇定镇定自己的焦急不安。一掀,他看见一张纸条,上面有些很潦草的字——孟石的笔迹,他认得。在还没看清任何一个字之前,他似乎已然决定:他愿意偷走这张纸条,作个纪念。马上他又改了主意:不能偷,他须向钱太太说明,把它要了走。继而又一想:死亡不定什么时候就轮到自己,纪念?笑话!他开始看那些字:"初秋:万里传烽火,惊心独倚楼;云峰余夏意,血海洗秋收!"下面还有两三个字,写得既不清楚,又被秃笔随便的涂抹了几下,没法认出来。一首未写完的五律。

    瑞宣随手拉了一只小凳,坐在了灯前,象第一次并没看明白似的,又读了一遍。平日,他不大喜欢中国诗词。虽然不便对别人说,可是他心中觉得他阅过的中国诗词似乎都象鸦片烟,使人消沉懒散,不象多数的西洋诗那样象火似的燃烧着人的心。这个意见,他谦退的不便对别人说;他怕自己的意见只是浅薄的成见。对钱家父子,他更特别的留着神不谈文艺理论,以免因意见或成见的不同而引起友谊的损伤,今日,他看到孟石的这首未完成的五律,他的对诗词的意见还丝毫没有改变。可是,他舍不得放下它。他翻过来掉过去的看,想看清那抹去了的两三个字;如果能看清,他想把它续成。他并没觉到孟石的诗有什么好处,他自己也轻易不弄那纤巧的小玩艺儿。可是,他想把这首诗续成。

    想了好半天,他没能想起一个字来。他把纸条放在原处,把书关好。"国亡了,诗可以不亡!"他自言自语的说:"不,诗也得亡!连语言文字都可以亡的!"他连连的点头。"应当为孟石复仇,诗算什么东西呢!"他想起陈野求,全胡同的人,和他自己,叹了一口气:"都只鬼混,没人,没人,敢拿起刀来!"

    四大妈的声音吓了他一跳:"大爷,听!他们回来啦!"说完,她瞎摸合眼的就往外跑,几乎被门坎绊了一跤。"慢着!四奶奶!"瑞宣奔过她去。

    "没事!摔不死!哼,死了倒也干脆!"她一边唠叨,一边往外走。

    破轿车的声音停在了门口。金三爷带着怒喊叫:"院里还有活人没有?拿个亮儿来!"

    瑞宣已走到院中,又跑回屋中去端灯。

    灯光一晃,瑞宣看见一群黄土人在闪动,还有一辆黄土盖严了的不动的车,与一匹连尾巴都不摇一摇的,黄色的又象驴又象骡子的牲口。

    金三爷还在喊:"死鬼们!往下抬她!"

    四大爷,孙七,小崔,脸上头发上全是黄土,只有眼睛是一对黑洞儿,象泥鬼似的,全没出声,可全都过来抬人。

    瑞宣把灯往前伸了伸,看清抬下来的是钱少奶奶。他欠着脚,从车窗往里看,车里是空的,并没有钱太太。四大妈揉了揉近视眼,依然看不清楚:"怎么啦?怎么啦?"她的手已颤起来。

    金三爷又发了命令:"闪开路!"

    四大妈赶紧躲开,几乎碰在小崔的身上。

    "拿灯来领路!别在那儿楞着!"金三爷对灯光儿喊。瑞宣急忙转身,一手掩护着灯罩,慢慢的往门里走。

    到了屋中,金三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虽然身体那么硬棒,他可已然筋疲力尽。

    李四爷的腰已弯得不能再弯,两只大脚似乎已经找不着了地,可是他还是照常的镇静,婆婆妈妈的处理事:"你赶紧去泡白糖姜水!这里没有火,家里弄去!快!"他告诉四大妈。四大妈连声答应:"这里有火,我知道你们回来要喝水!到底怎回事呀?"

    "快去作事!没工夫说闲话!"四大爷转向孙七与小崔:"你们俩回家去洗脸,待一会儿到我家里去吃东西,车把式呢?"

    车夫已跟了进来,在屋门外立着呢。

    四大爷掏出钱来:"得啦,把式,今天多受屈啦!改天我请喝酒!"他并没在原价外多给一个钱。

    车夫,一个驴脸的中年人,连钱看也没有看就塞在身里。

    "四大爷,咱们爷儿们过的多!那么,我走啦?""咱们明天见啦!把式!"四大爷没往外送他,赶紧招呼金三爷:"三爷,谁去给陈家送信呢?"

    "我管不着!"三爷还在地上坐着,红鼻子被黄土盖着,象一截刚挖出来的胡萝卜。"姓陈的那小子简直不是玩艺儿!这样的至亲,他会偷油儿不送到地土上,我反正不能找他去,我的脚掌儿都磨破了!"

    "怎么啦,四爷爷?"瑞宣问。

    李四爷的嗓子里堵了一下。"钱太太碰死在棺材上了!""什,"瑞宣把"什"下面的"么"咽了回去。他非常的后悔,没能送殡送到地土;多一个人,说不定也许能手急眼快的救了钱太太。况且,他与野求是注意到她的眼中那点"光"的。

    这时候,四大妈已把白糖水给少奶奶灌下去,少奶奶哼哼出来。

    听见女儿出声,金三爷不再顾脚疼,立了起来。"苦命的丫头!这才要咱们的好看呢!"一边说着,他一边走进里间,去看女儿。看见女儿,他的暴躁减少了许多,马上打了主意:"姑娘,用不着伤心,都有爸爸呢!爸爸缺不了你的吃穿!愿意跟我走,咱们马上回家,好不好?"

    瑞宣知道不能放了金三爷,低声的问李四爷:"尸首呢?""要不是我,简直没办法!庙里能停灵,可不收没有棺材的死尸!我先到东直门关厢赊了个火匣子,然后到莲花庵连说带央告,差不多都给人家磕头了,人家才答应下暂停两天!换棺材不换,和怎样抬埋,马上都得打主意!嘿!我一辈子净帮人家的忙,就没遇见过这么挠头的事!"一向沉稳老练的李四爷现在显出不安与急躁。"四妈!你倒是先给我弄碗水喝呀!我的嗓子眼里都冒了火!"

    "我去!我去!"四大妈听丈夫的语声语气都不对,不敢再骂"老东西"。

    "咱们可不能放走金三爷!"瑞宣说。

    金三爷正从里间往外走。"干吗不放我走?我该谁欠谁的是怎着?我已经发送了一个姑爷,还得再给亲家母打幡儿吗?

    你们找陈什么球那小子去呀!死的是他的亲姐姐!"瑞宣纳住了气,惨笑着说:"金三伯伯,陈先生刚刚借了我五块钱去,你想想,他能发送得起一个人吗?""我要有五块钱,就不借给那小子!"金三爷坐在一条凳子上,一手揉脚,一手擦脸上的黄土。

    "嗯——"瑞宣的态度还是很诚恳,好教三爷不再暴躁。"他倒是真穷!这年月,日本人占着咱们的城,作事的人都拿不到薪水,他又有八个孩子,有什么办法呢?得啦,伯伯你作善作到底!干脆的说,没有你就没有办法!"

    四大妈提来一大壶开水,给他们一人倒了一碗。四大爷蹲在地上,金三爷坐在板凳上,一齐吸那滚热的水。水的热气好象化开了三爷心里的冰。把水碗放在凳子上,他低下头去落了泪。一会儿,他开始抽搭,老泪把脸上的黄土冲了两道沟儿。然后,用力的捏了捏红鼻子,又唾了一大口白沫子,他抬起头来。"真没想到啊!真没想到!就凭咱们九城八条大街,东单西四鼓楼前,有这么多人,就会干不过小日本,就会教他们治得这么苦!好好的一家人,就这么接二连三的会死光!好啦,祁大爷,你找姓陈的去!钱,我拿;可是得教他知道!明人不能把钱花在暗地里!"

    瑞宣,虽然也相当的疲乏,决定去到后门里,找陈先生。四大爷主张教小崔去,瑞宣不肯,一来因为小崔已奔跑了一整天,二来他愿自己先见到陈先生,好教给一套话应付金三爷。

    月亮还没上来,门洞里很黑。约摸着是在离门坎不远的地方,瑞宣踩到一条圆的象木棍而不那么硬的东西上。他本能的收住了脚,以为那是一条大蛇。还没等到他反想出北方没有象手臂粗的蛇来,地上已出了声音:"打吧!没的说!我没的说!"

    瑞宣认出来语声:"钱伯伯!钱伯伯!"

    地上又不出声了。他弯下腰去,眼睛极用力往地上找,才看清:钱默吟是脸朝下,身在门内,脚在门坎上爬伏着呢。他摸到一条臂,还软和,可是湿碌碌的很凉。他头向里喊:"金伯伯!李爷爷!快来!"他的声音的难听,马上惊动了屋里的两位老人。他们很快的跑出来。金三爷嘟囔着:"又怎么啦?又怎么啦?狼嚎鬼叫的?"

    "快来!抬人!钱伯伯!"瑞宣发急的说。

    "谁?亲家?"金三爷撞到瑞宣的身上。"亲家?你回来的好!是时候!"虽然这么叨唠,他可是很快的辨清方位,两手抄起钱先生的腿来。

    "四妈!"李四爷摸着黑抄起钱先生的脖子。"快,拿灯!"四大妈的手又哆嗦起来,很忙而实际很慢的把灯拿出来,放在了窗台上。"谁?怎么啦?简直是闹鬼哟!"

    到屋里,他们把他放在了地上。瑞宣转身把灯由窗台上拿进来,放在桌上。地上躺着的确是钱先生,可已经不是他们心中所记得的那位诗人了。

    钱先生的胖脸上已没有了肉,而只剩了一些松的,无倚无靠的黑皮。长的头发,都粘合到一块儿,象用胶贴在头上的,上面带着泥块与草棍儿。在太阳穴一带,皮已被烫焦,斑斑块块的,象拔过些"火罐子"似的。他闭着眼,而张着口,口中已没有了牙。身上还是那一身单裤褂,已经因颜色太多而辨不清颜色,有的地方撕破,有的地方牢牢的粘在身上,有的地方很硬,象血或什么粘东西凝结在上面似的。赤着脚,满脚是污泥,肿得象两只刚出泥塘的小猪。

    他们呆呆的看着他。惊异,怜悯,与愤怒拧绞着他们的心,他们甚至于忘了他是躺在冰凉的地上。李四妈,因为还没大看清楚,倒有了动作;她又泡来一杯白糖水。

    看见她手中的杯子,瑞宣也开始动作。他十分小心,恭敬的,把老人的脖子抄起来,教四大妈来灌糖水。四大妈离近了钱先生,看清了他的脸,"啊"了一声,杯子出了手!李四爷想斥责她,但是没敢出声。金三爷凑近了一点,低声而温和的叫:"亲家!亲家!默吟!醒醒!"这温柔恳切的声音,出自他这个野调无腔的人的口中,有一种分外的悲惨,使瑞宣的眼中不由的湿了。

    钱先生的嘴动了动,哼出两声来。李四爷忽然的想起动作,他把里间屋里一把破藤子躺椅拉了出来。瑞宣慢慢的往起搬钱先生的身子,金三爷也帮了把手,想把钱先生搀到躺椅上去。钱先生由仰卧改成坐的姿势。他刚一坐起来,金三爷"啊"了一声,其中所含的惊异与恐惧不减于刚才李四妈的那个。钱先生背上的那一部分小褂只剩了两个肩,肩下面只剩了几条,都牢固的镶嵌在血的条痕里。那些血道子,有的是定好了黑的或黄的细长疤痕;有的还鲜红的张着,流着一股黄水;有的并没有破裂,而只是蓝青的肿浮的条子;有的是在黑疤下面扯着一条白的脓。一道布条,一道黑,一道红,一道青,一道白,他的背是一面多日织成的血网!"亲家!亲家!"金三爷真的动了心。说真的,孟石的死并没使他动心到现在这样的程度,因为他把女儿给了孟石,实在是因为他喜爱默吟。"亲家!这是怎回事哟!日本鬼子把你打成这样?我日他们十八辈儿的祖宗!"

    "先别吵!"瑞宣还扶着钱诗人。"四大爷,快去请大夫!"

    "我有白药!"四大爷转身就要走,到家中去取药。"白药不行!去请西医,外科西医!"瑞宣说得非常的坚决。

    李四爷,虽然极信服白药,可是没敢再辩驳。扯着两条已经连立都快立不稳的腿,走出去。

    钱先生睁了睁眼,哼了一声,就又闭上了。

    李四妈为赎自己摔了杯子的罪过,又沏来一杯糖水。这回,她没敢亲自去灌,而交给了金三爷。

    小崔回来了,在窗外叫:"四奶奶还不吃饭去吗?天可真不早啦!"

    "你去和孙七吃,别等我!"

    "四爷呢?"

    "请大夫去了!"

    "怎么不叫我去呢?"说着,他进了屋中。一眼看到地上的情景,他差点跳起来:"什么?钱先生!"

    瑞宣扶着钱先生,对小崔说:"崔爷,再跑一趟后门吧,请陈先生马上来!"

    "好孩子!"李四妈的急火横在胸里,直打嗝儿。"你去嚼两口馒头,赶紧跑一趟!"

    "这——"小崔想问明白钱先生的事。"快去吧,好孩子!"四妈央告着。

    小崔带着点舍不得走的样子走出去。

    糖水灌下去,钱先生的腹内响了一阵。没有睁眼,他的没了牙的嘴轻轻的动。瑞宣辨出几个字,而不能把它们联成一气,找出意思来。又待了一会儿,钱先生正式的说出话来:"好吧!再打吧!我没的说!没的说!"说着,他的手——与他的脚一样的污黑——紧紧抓在地上,把手指甲抠在方砖的缝子里,象是为增强抵抗苦痛的力量。他的语声还和平日一样的低碎,可是比平日多着一点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劲儿。忽然的,他睁开了眼——一对象庙中佛像的眼,很大很亮,而没看见什么。

    "亲家!我,金三!"金三爷蹲在了地上,脸对着亲家公。"钱伯伯!我,瑞宣!"

    钱先生把眼闭了一闭,也许是被灯光晃的,也许是出于平日的习惯。把眼再睁开,还是向前看着,好象是在想一件不易想起的事。

    里屋里,李四妈一半劝告,一半责斥的,对钱少奶奶说:"不要起来!好孩子,多躺一会儿!不听话,我可就不管你啦!"钱先生似乎忘了想事,而把眼闭成一道缝,头偏起一点,象偷听话儿似的。听到里间屋的声音,他的脸上有一点点怒意。"啊!"他巴唧了两下唇:"又该三号受刑了!挺着点,别嚎!咬上你的唇,咬烂了!"

    钱少奶奶到底走了出来,叫了声:"爸爸!"

    瑞宣以为她的语声与孝衣一定会引起钱先生的注意。可是,钱先生依然没有理会什么。

    扶着那把破藤椅,少奶奶有泪无声的哭起来。

    钱先生的两手开始用力往地上拄。象要往起立的样子。瑞宣想就劲儿把他搀到椅子上去。可是,钱先生的力气,象狂人似的,忽然大起来。一使劲,他已经蹲起来。他的眼很深很亮,转了几下:"想起来了!他姓冠!哈哈!我去教他看看,我还没死!"他再一使力,立了起来。身子摇了两下,他立稳。他看到了瑞宣,但是不认识。他的凹进去的腮动了动,身子向后躲闪:"谁?又拉我去上电刑吗?"他的双手很快的捂在太阳穴上。

    "钱伯伯!是我!祁瑞宣!这是你家里!"

    钱先生的眼象困在笼中的饥虎似的,无可如何的看着瑞宣,依然辨不清他是谁。

    金三爷忽然心生一计:"亲家!孟石和亲家母都死啦!"他以为钱先生是血迷了心,也许因为听见最悲惨的事大哭一场,就会清醒过来的。

    钱先生没有听懂金三爷的话。右手的手指轻按着脑门,他仿佛又在思索。想了半天,他开始往前迈步——他肿得很厚的脚已不能抬得很高;及至抬起来,他不知道往哪里放它好。这样的走了两步,他仿佛高兴了一点。"忘不了!是呀,怎能忘了呢!我找姓冠的去!"他一边说,一边吃力的往前走,象带着脚镣似的那么缓慢。

    因为想不起更好的主意,瑞宣只好相信金三爷的办法。他想,假若钱先生真是血迷了心,而心中只记着到冠家去这一件事,那就不便拦阻。他知道,钱先生若和冠晓荷见了面,一定不能不起些冲突;说不定钱先生也许一头碰过去,与冠晓荷同归于尽!他既不便阻拦,又怕出了凶事;所以很快的他决定了,跟着钱先生去。主意拿定,他过去搀住钱诗人。"躲开!"钱先生不许搀扶。"躲开!拉我干什么?我自己会走!到行刑场也是一样的走!"

    瑞宣只好跟在后面。金三爷看了女儿一眼,迟疑了一下,也跟上来。李四大妈把少奶奶搀了回去。

    不知要倒下多少次,钱先生才来到三号的门外。金三爷与瑞宣紧紧的跟着,唯恐他倒下来。

    三号的门开着呢。院中的电灯虽不很亮,可是把走道照得相当的清楚。钱先生努力试了几次,还是上不了台阶;他的脚腕已肿得不灵活。瑞宣本想搀他回家去,但是又一想,他觉得钱先生应当进去,给晓荷一点惩戒。金三爷大概也这么想,所以他扶住了亲家,一直扶进大门。

    冠氏夫妇正陪着两位客人玩扑克牌。客人是一男一女,看起来很象夫妇,而事实上并非夫妇。男的是个大个子,看样子很象个在军阀时代作过师长或旅长的军人。女的有三十来岁,看样子象个从良的妓女。他们俩的样子正好说明了他们的履历——男的是个小军阀,女的是暂时与他同居的妓女,他一向住在天津,新近才来到北平,据说颇有所活动,说不定也许能作警察局的特高科科长呢。因此,冠氏夫妇请他来吃饭,而且诚恳的请求他带来他的女朋友。饭后,他们玩起牌来。他的牌品极坏。遇到"爱司","王","后",他便用他的并不很灵巧的大手,给作上记号。发牌的时候,他随便的翻看别家的牌,而且扯着脸说:"喝,你有一对红桃儿爱司!"把牌发好,他还要翻开余牌的第一张看个清楚。他的心和手都很笨,并不会暗中闹鬼儿耍手彩;他的不守牌规只是一种变相的敲钱。等到赢了几把以后,他会腆着脸说:"这些办法都是跟张宗昌督办学来的!"冠氏夫妇是一对老牌油子,当然不肯吃这个亏。可是,今天他们俩决定认命输钱,因为对于一个明天也许就走马上任的特务主任是理当纳贡称臣的。晓荷的确有涵养,越输,他的态度越自然,谈笑越活泼。还不时的向那位女"朋友"飞个媚眼。大赤包的气派虽大,可是到底还有时候沉不住气,而把一脸的雀斑都气得一明一暗的。晓荷不时的用脚尖偷偷碰她的腿,使她注意不要得罪了客人。

    晓荷的脸正对着屋门。他是第一个看见钱先生的。看见了,他的脸登时没有了血色。把牌放下,他要往起立。"怎么啦?"大赤包问。没等他回答,她也看见了进来的人。"干什么?"她象叱喝一个叫花子似的问钱先生。她确是以为进来的是个要饭的。及至看清那是钱先生,她也把牌放在了桌上。

    "出牌呀!该你啦,老冠!"军人的眼角撩到了进来的人,可是心思还完全注意在赌牌上。

    钱先生看着冠晓荷,嘴唇开始轻轻的动,好象是小学生在到老师跟前背书以前先自己暗背一过儿那样。金三爷紧跟着亲家,立在他的身旁。

    瑞宣本想不进屋中去,可是楞了一会儿之后,觉得自己太缺乏勇气。笑了一下,他也轻轻的走进去。

    晓荷看见瑞宣,想把手拱起来,搭讪着说句话。但是他的手抬不起来。肯向敌人屈膝的,磕膝盖必定没有什么骨头,他僵在那里。

    "这是他妈的怎回事呢?"军人见大家楞起来,发了脾气。

    瑞宣极想镇定,而心中还有点着急。他盼着钱先生快快的把心中绕住了的主意拿出来,快快的结束了这一场难堪。

    钱先生往前凑了一步。自从来到家中,谁也没认清,他现在可认清了冠晓荷。认清了,他的话象背得烂熟的一首诗似的,由心中涌了出来。

    "冠晓荷!"他的声音几乎恢复了平日的低柔,他的神气也颇似往常的诚恳温厚。"你不用害怕,我是诗人,不会动武!我来,是为看看你,也叫你看看我!我还没死!日本人很会打人,但是他们打破了我的身体,打断了我的骨头,可打不改我的心!我的心永远是中国人的心!你呢,我请问你,你的心是哪一国的呢?请你回答我!"说到这里,他似乎已经筋疲力尽,身子晃了两晃。

    瑞宣赶紧过去,扶住了老人。

    晓荷没有任何动作,只不住的舐嘴唇。钱先生的样子与言语丝毫没能打动他的心,他只是怕钱先生扑过来抓住他。军人说了话:"冠太太,这是怎回事?"

    大赤包听明白钱先生并不是来动武,而且旁边又有刚敲过她的钱的候补特务处处长助威,她决定拿出点厉害来。"这是成心捣蛋,你们全滚出去!"

    金三爷的方头红鼻子一齐发了光,一步,他迈到牌桌前。"谁滚出去?"

    晓荷想跑开。金三爷隔着桌子,一探身,老鹰掐膆的揪住他的脖领,手往前一带,又往后一放,连晓荷带椅子一齐翻倒。

    "打人吗?"大赤包立起来,眼睛向军人求救。

    军人——一个只会为虎作伥的军人——急忙立起来,躲在了一边。妓女象个老鼠似的,藏在他的身后。"好男不跟女斗!"金三爷要过去抓那个象翻了身的乌龟似的冠晓荷。可是,大赤包以气派的关系,躲晚了一点,金三爷不耐烦,把手一撩,正撩在她的脸上。以他的扔过石锁的手,只这么一撩,已撩活动了她的两个牙,血马上从口中流出来。她抱着腮喊起来:"救命啊!救命!""出声,我捶死你!"

    她捂着脸,不敢再出声,躲在一旁。她很想跑出去,喊巡警。可是,她知道现在的巡警并不认真的管事。这时节,连她都仿佛感觉到亡了国也有别扭的地方!

    军人和女友想跑出去。金三爷怕他们出去调兵,喝了声:"别动!"军人很知道服从命令,以立正的姿态站在了屋角。

    瑞宣虽不想去劝架,可是怕钱先生再昏过去,所以两手紧握着老人的胳臂,而对金三爷说:"算了吧!走吧!"金三爷很利落,又很安稳的,绕过桌子去:"我得管教管教他!放心,我会打人!教他疼,可不会伤了筋骨!"

    晓荷这时候手脚乱动的算是把自己由椅子上翻转过来。看逃无可逃,他只好往桌子下面钻。金三爷一把握住他的左脚腕,象拉死狗似的把他拉出来。

    晓荷知道北平的武士道的规矩,他"叫"了:"爸爸!别打!"

    金三爷没了办法。"叫"了,就不能再打。捏了捏红鼻子头,他无可如何的说:"便宜你小子这次!哼!"说完,他挺了挺腰板,蹲下去,把钱先生背了起来;向瑞宣一点头:"走!"走出屋门,他立住了,向屋中说,"我叫金三,住在蒋养房,什么时候找我来,清茶恭候!"

    招弟害怕,把美丽的小脸用被子蒙起,蜷着身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

    桐芳与高第在院中看热闹呢。

    借着院中的灯光,钱先生看见了她们。他认清了高第:"你是个好孩子!"

    金三爷问了声:"什么",没得到回答,于是放开两只踢梅花桩的大脚,把亲家背回家去。

    见"敌人"走净,冠家夫妇一齐量好了声音,使声音不至传到西院去,开始咒骂。大赤包漱了漱口,宣布她非报仇不可,而且想出许多足以使金三爷碎尸万断的计策来。晓荷对客人详细的说明,他为什么不抵抗,不是胆小,而是好鞋不踩臭狗屎!那位军人也慷慨激壮的述说:他是没动手,若是动了手的话,十个金三也不是他的对手。女的没说什么,只含笑向他们点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老舍作品 (http://laoshe.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