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王德慢慢的还醒过来,不知是糖水的功用,还是什么,他身体弱的起不来,半个多月才渐渐的坐起来。

    拿水拿饭,以至于拿尿壶,陈姑娘本本分分的伺候王德。他起初还不理她,而她低声下气的作,一毫怨怒都没有。王德不由的心软起来,开始与她说活。王夫人听见小两口说话,心中笑的她自己也形容不出来。

    家庭间要是没有真爱情,可以用魔术替代之!聪明的中国人的家庭制度永远不会衰败,因为他们都会耍魔术。包袱里,包袱面,无有夹带藏掖,说变就变,变!王德就是包袱底下的那只小白兔,那只小花耗子!至于她,陈姑娘,还不过是一个张半仙手指缝夹着的小红豆!及至他明白了他是小白兔,他还不能不承认他与她小红豆,同是魔术家的玩物;因为怜爱她,安慰她,谁叫同是被人耍的材料呢!你要恨她,离弃她,除了你真能战胜一切魔术家,她又何曾甘心在包袱和指缝之间活着呢!

    王德渐渐复了元气,家庭间倒也相安无事,他到前门外把行李取回来,又到报馆去看蓝先生,蓝先生依然不见他;于是他死心踏地的帮助父亲作地亩中的工作,不敢再冒险去进城找事。再说,现在他不是要为自己活着了,是要对妻子负责了,还敢冒昧着干吗?而浪子回头,青年必须经过一回野跑,好象兽之走圹。然后收心敛性的作父母的奴隶,正是王老夫妇所盼望的!

    对于李静,他没有忘她,然而不敢去见她,也不敢想她;他已有了女人,他应当对他已有的女人负责!他软弱?难道陈姑娘不可怜?因为她的可怜而牺牲了真的爱情?无法!谁叫你事前无勇,事后还有什么可说的!

    李静呢?听说王德结了婚,只有听着!她只有一天消瘦一天,这是她所能作到的,别的?……

    “姑娘,你自己的事还要留心啊!你知道妇女一过了年青的时候,可就……”龙树古对龙凤说。

    “我明白!父亲!不过,我立志等着李应!”龙凤很坚决的说。

    “可是他到那里去?是生是死?全不得而知!就是他没死,为什么他一封信也不给你写,这是他爱你的表示吗?”“给我写信不写,爱我不爱,是他的事;我反正不能负他,我等着他!”

    “那么你不上奉天去?”龙军官有些着急的样子。“我在这里等着他!”

    “那就不对了,姑娘!奉天的工作是上帝的旨意!上帝选择咱们父女到奉天去,难道我们不服从他吗?”龙凤眼含着泪,没有回答。

    “再说,”龙军官接着说:“上奉天并与等李应不冲突,你可以在奉天等他呀!我们的事是私的,上帝的事是公的,我们不能只顾自己而误了上帝的事业!”

    “上帝的事业与人们的爱情有同样的重要!我知道李应什么时候回来,他回来而我走了,我们何年再能见面?父亲,你上奉天,我依旧在这里,难道你不放心?”

    “我是不放心!自从你母亲死后,我寸刻离不开你!我要不为你,何苦受这些罪?”

    他们父女全低着头落泪,待了半天,龙凤问:“要是我出嫁了,还能和父亲一处住吗?”

    “那是另一回事,出嫁以前我不能离开你!姑娘别傲性,你再听一回父亲的话,那怕只此一回呢?”

    怎样新的人也不会把旧势力铲除净尽,主张“非孝”的家庭革命者可以向父母宣战,然而他受不起父母的央告,软化;况且父母子女之间的爱情,有时候是不能以理智判断分析呢?龙凤无法!她明白什么是“爱”,可是她还脱不净那几千年传下来的“爱”的束缚——“爱”是子女对父母的孝敬!

    龙树古受华北救世军总部的委派,到奉天立支部宣扬福音,所以他们父女有这一场的小冲突。龙树古已与孙八说妥还债的办法,而到奉天去的原因的一个,听说是到奉天可以多挣几块钱。

    龙凤的苦处已非她一颗珍珠似的心所能容了!她怀疑了她的父亲,到底他的一切设施,是不是为她?她把李应丢失了,设若李应没有走,她的父亲是否真意的把她给李应呢?她向来对于父亲非常亲爱,今日忽然改变?她真的爱李应,将来她的父亲要是迫她嫁别人呢?……她看不清楚,想也想不明白,她怀疑她的父亲,可是她还不敢不服从他。……教会中开欢送会,欢送龙家父女。祷告,唱诗循序作过,一位华北总会派来的军官致词,大意是:“信着上帝的支配,救世军布满全球;凭着我们的信力,驱逐一切魔鬼!去了私念,戴上上帝的衣帽;舍了生命,背起耶稣的苦架。牺牲了身体,寻求天国的乐趣!……这是龙家父女的责任……阿门!”

    龙家父女一一和会中人握了手,致了谢,慢慢的走出教会。

    赵四右手拿着一束玫瑰花,左手提着一小匣点心。双手齐举迎上龙家父女去。把花递给龙凤,把点心递给龙军官。然后对她说:

    “这几朵花是吉祥如意!”

    对他说:

    “这几块点心吃了解饿!”

    说完,一语不发的垂手而立看着他们父女。

    他们明白赵四的意思,笑着接了东西,向赵四道谢。“你们几时走?”赵四问。

    “还有一半天的工夫。”龙军官回答。

    “有用我的地方没有?”赵四又问。

    “有!”龙凤没等她父亲张口,抢着说。“四哥,你去给我买一点茶叶去!我今天五点钟回家,你要买来,那个时候给我送去顶好!”

    “就那么办!”赵四接了龙凤的钱去出城买茶叶。…………

    “你父亲呢?”赵四问龙凤。

    “出门了,这是我叫你这个时候来的原因。四哥!我父亲对我的态度到底怎么样,你明白不明白?”龙凤十二分恳切的问。

    “我不明白,”赵四说:“可我也不敢错想了人!以前的事错都在你们!”

    “谁?”

    “你与李应,李静与王德!”

    “怎么?”

    “不敢跑!不敢跑!现在,把跑的机会也没有了!”“四哥!”龙凤叹了一口气,“往事不用再说。我问你,李应是生是死?”

    “他要是跑了,他就是活了;我没得着他的消息,可是我敢这么下断语!”

    “万一他要回来,你可千万告诉他,我还等着他呀!”“我不上心,我是狗!”赵四当着妇女不敢起极野的誓!

    “四哥!我谢谢你!以后的消息是全凭你作枢纽了!”“没错,姑娘!”

    “好!这是我的通信处,他回来,或是有消息,千万告诉我!”

    “可我不会写字呢?”

    “姓赵的赵你会写罢?”

    “对付着!”

    “一张白纸上写着一赵字,再求别人写个信封,我就明白是他回来了!四哥,办的到办不到?”

    妇人要是着急,出的主意有时候轻微的可笑,可是她们的赤子之心比男人多一点!

    “办的到!好!姑娘,一路平安!”

    赵四没有什么哲学思想,他对于生、死、生命……等问题没有什么深刻的见解。他也不似诗人常说“生命是何等酸苦的一篇功课呢!死罢!”他只知道:到生的时就生,到死的时候就死!在生死中间的那条路上,只好勇敢的走!可是,到底什么时死呢?据他想:典当铺里没有抵押品,饼铺里不欠钱,穿着新大褂,而且袋中有自由花的两角钱,那就是死的时候!

    赵四的理想有一部分的真理:人们当在愁波患海之中,纵身心微弱,也还扎挣着往前干,好象愁患的链锁箍住那条迎风欲倒的身体,欲死而不得。这样的一个人,一旦心缝中觉得一阵舒服,那团苦气再拧结不住;于是身上一发轻,心中一发暖,眼前一发亮,死了!

    李老人便是这么一个在患难中浮泛的人,他久病的身体好似被忧患捆住,胶住,他甘心一死,而那条酷虐的铁链越箍越紧,他只能用他的骨瘦如柴的身躯负着那一片海水似的愁闷。现在,他把老张的债清了,他的侄女又在他的左右了,他的侄子跑了,跑了是正合他的意,于是他心里没有可想的了,那层愁苦的胶漆失了紧缚之力!他自己知道,于就寝之前,自己照了照镜子,摸了摸眉间的皱纹,觉得舒展开了。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盖好了被子,长眠去了!…………

    他死了!死去一天,两天,三天,……世界上没有事似的:风吹着,雨落着,花开着,鸟唱着……谁理会世上少了一个人!

    她,李静,闭眼看见他,睁眼看见他,他还是她自幼相从的叔父,然而他可摸到的身体已埋在沙土之中了!风,雨,花,鸟,还依然奏着世界的大曲,谁知道,谁理会世界上少了一个人,世界上有个可怜的她!

    王德在灵前哭了李老人一场,然而没有和她说话!她又看见了他一次,他已经是别个女人的他了!

    赵姑母只在李老人死的第二日哭了她兄弟一阵,把李老人所卖的五彩瓶的钱,除李应花去的,还有二十多元,交给李静,一句话没多说的走了!她不能理李静,李静是个没廉耻的女孩子,临嫁逃走的!

    蓝小山写来一对挽联,穿着一身重孝,前来吊唁。然后对她供献他的爱情,这是他的机会,她没有理他!孙守备帮助她料理丧事,安慰着她:“姑娘!我就当你的叔父,你将来的事有我负责,只不要哭坏你的身体!……”王德是别人的了!

    李应不知到那里去!

    姑母家回不去,也不肯去!

    蓝小山的爱情不能接受!

    孙守备的恩惠无可为报,而他的护持也不能受,他的思想和她的相隔太远!

    别人,没有知道她的,更没有明白她的!

    …………

    她找她叔父去了!

    花谢花开,花丛中彼此不知道谁开谁谢!风,雨,花,鸟,还鼓动着世界的灿烂之梦,谁知道又少了一朵鲜美的花!她死了!

    …………

    这段故事的时期,大概在中华民国八九年到十一二年之间。到现在我写这个故事,一切的局面已经不是前几年的故态;如步军统领衙门几年前还是个很有势力的,现在已经是历史上的材料了!我们书中的人物,死的没法再生,而生的在这几年内,又变化万端了。

    我们第一位英雄老张,因他盟兄李五作了师长,一个电报送到北京政府保荐老张作南方某省的教育厅长。老张与教育厅长两名词发生关系以后,自有新闻纸与政府公文作将来为老张写传记的材料,不用我们分心。我所应当在这里附带说一两句的是:老张作厅长之后娶了两个妾,一共还没用了五百块钱。这是他平生最得意的事。……听说李应跑到天津,现在已经成立了一些事业。他由赵四处得到龙凤的通信处,给她写过几封信,而一封回信也没接到。据传说龙凤嫁了一个富人,她的父亲已辞去教会的事不作,而与女儿女婿一处住。李应当怎样的难受?……孙八经孙守备的监视,不敢再萌娶妾的心。大概俟孙老者死后再说。可是现在孙老者还十分健壮。龙树古把欠孙八的钱还清,孙八把一千多元都交给了李山东,扩充他的买卖。……

    南飞生因作事有手腕,已经作了县知事,听说也颇赚钱呢!

    王德父亲死了,他当了家,而且作了父亲,陈姑娘供献给他一个肥胖的大男孩!……蓝小山换了一副玳瑁边的赭色眼镜,因为蓝眼镜好象不吉祥似的。别的事,与其说我们不知道,还不如说我们不明白蓝小山的玄妙,较为妥当。

    赵四还是拉车挣饭吃,有一次真买了一对小白老鼠给小三,小四送去那对小白老鼠也不如赵四有趣!……

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老舍作品 (http://laoshe.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