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只有一件事我不放心,张先生!”孙八很害羞的说:“到底老龙不写婚书是什么心意,没婚书拿什么作凭据?我并不是有心挤兑你!”

    “八爷!事情交给我,有错你踢我走!你看这里!”老张掏出一张纸来。“就是我的婚约,你拿着!龙家的姑娘娶不到,我老张的小媳妇归你!”老张把那张纸放在孙八的怀里。“不是这样说,”孙八脸羞的象个六月的大海茄,迟迟钝钝的说:“我是太小心,决不是疑惑你办事不可靠!我不能拿你这张婚书!”

    “八爷!事情往实在里办,”老张更激昂起来:“你拿着!什么话呢,万一有些差错,我宁可叫把送殡的埋在坟地里,也不能对不起人!”他把那张纸强塞在孙八的衣袋里。孙八左右为难,只一个劲的摆手。……到底老张战胜,然后笑着说:“可是这么着,你要是把我的婚书丢失了,咱老张到手的鸭子可又飞了!不用说姑娘的身价多少,婚书上的印花税票就是四角!”

    老张又坐了半天,把已定的事,一一从新估计一番。诸事妥协,老张告辞回家。

    “八爷!我们就彼此不用送请帖了?”老张出了大门对孙八说。

    “自然不必!”孙八说。

    …………

    老张后来发的请帖是:“……下午四时,谨备晚餐。”

    李静把眼睛哭的红红的,脸上消瘦了许多。“死”是万难下决心的,虽然不断的想到那条路上去。“希望”是处于万难之境还不能铲净的,万一有些转机呢!“绝望”与“希望”把一朵鲜花似的心揉碎,只有簌簌的泪欲洗净心中的郁闷而不得!更难过的,她在姑母面前还要显出笑容,而姑母点头咂嘴的说:“好孩子,人生大事,是该如此的!”

    赵姑母为防范王德,告诉李应叫王德搬出去。王德明白赵姑母的用心,李静也明白,于是两个青年一语未交的分别了!

    王德和蓝小山商议,可否暂时搬进报馆里,小山慨然应允,把自己的职务匀给王德不少。王德把东西收拾收拾,谢了赵姑母,然后雇了一辆骡车出门。李应只对王德说了一声“再见”,李静甚至没出来和他说半句话。而他们姊弟的泪落了多少是不可计算的。

    王德到报馆,正赶上是发薪水的时候;当差的递给他一个信封,里面依旧是十块钱,并没有投稿的赠金。要是在平日,王德一毫也不计较,今天一肚子牢骚无处发泄,于是不能自止的去找主笔。

    “投稿没有报酬吗?”王德气昂昂的问。

    “你什么时候投过稿?”主笔问。

    “蓝小山知道我投稿不是一次!”

    “小孩子!十块钱就不少!不愿意干,走!八块钱,六块,四块我也使人,不是非你不成啊!”

    “我不干啦!”

    “走!不少你这么一位!”

    铺长对徒弟,县长对人民,部长对僚属,本来都应当象父亲对儿子,——中国式的父亲对中国式的儿子。——王德不明白这个,可怜!

    王德定了一定神,把还没有打开的行李又搬出来,雇了两辆人力车到打磨厂找了一个小客寓暂住。

    …………

    李应呢?他看着王德的车走没有了影,还在门外立着。他与王德相处已经十多年,他不能离开王德!他还要忍住眼泪去安慰他姐姐,眼泪是多么难忍住的!他进到北屋去,赵姑母心里象去了一块病似的,正和颜悦色的劝解李静。李静现在已一个泪珠没有,呆呆的坐着,李应也无话可说,又走出来。

    往那里走?每天出入的钟点都要告诉王德的,今天?……找王德去!

    他失魂丧魄的走到王德的报馆。他一看见报馆的门,心里就痛快多了!因为那个门里有他的最好的朋友!

    他进了报馆的大门,立在号房外问了一声“王德在里边没有?”

    “才搬出去,辞工不干了。”号房内的人这样的回答。“搬到那里去?”

    “不晓得!”

    “为什么辞工?”

    “不知道!”

    “他往东城还是西城去?”

    没有回答了!

    李应的心凉了!他知道王德的性情,知道他与李静的关系,知道……然而没有方法把已成不治的局面转换过来!他自己?没有本事挣钱救出叔父,没有决心去杀老张,没有朋友给他出一些主意,不用说出力。赵四?勇而无谋,李应自信的心比信赵四深!龙凤?自救不暇,那能再把一位知心的女友拉到陷坑去!

    人们当危患临头的时候,往往反想到极不要紧或玄妙的地方去,要跳河自尽的对着水不但哭,也笑,而且有时向水问:宇宙是什么?生命是什么?自然他问什么也得不到自救的方法,可是他还疯了似的非问不可;于是那自问自答的结果,更坚定了他要死的心。

    李应在报馆外直立了一顿饭的工夫,才想起放开步往别处走。一步一个血印,一步一个念头;什么念头也有,除了自救!

    他身不由己的进了中华门。身不由己的坐在路旁一块大青石上。绿茸茸的树叶左右的摆动,从树叶的隙空,透过那和暖的阳光。左右的深红色的大墙,在日光下射出紫的光线,和绿阴接成一片藕和色的阴影,好象一张美术家的作品。李应两手托着双腮,一串串的眼泪从指缝间往下落,落在那柔嫩的绿苔上,象清晨的露珠。

    找王德去?那里?看叔父去,有什么用?去杀老张?耶稣的教训是不杀人的!听赵四的话和龙凤跑?往那里跑?怎样跑?什么是生命?世界?……没有答案!向来没有!……跑!跑!自己跑!太自私了!不自私怎样?太忍心了!怎样不?人们骂我!谁又帮助我?………………

    他走到教会去收拾有那里放着的一些东西。匆匆的收拾好夹在腋下走出来。一步懒似一步的下教堂石阶,好象石阶吸引着他的脚,而且象有些微细的声音在他耳边:“走吗?你走吗?……”

    他下了石阶,依依不舍的回着头看教会的红栏杆,象血一般的红,直射到他心的深处。

    远远的她来了!他的血沸腾起来,可是他躲在一株大树后。龙凤并没进教会,匆匆的在马路旁边往前走。他由树后探出头来,看她的后影。她的黑裙,她的灰色袍,依旧是一团朴美裹着她一点一点往前移动,一步一步的离远了他。五尺,四尺,三尺……她渐渐的变成一团灰色的影,灭没在四围的空气中,好象一团飞动的纸灰?她上那里?她是不是想看我?……不能管了!我只是自私!只是懦弱!上帝知道我!…………

    王德虽是农家出身,身体并不十分强壮。他自幼没作过什么苦工,在老张的学堂里除了圣经贤传乱念一气,又无所谓体操与运动,所以他的面貌身量看着很体面魁梧,其实一些力气没有。

    现在他不要什么完善的计划了,是要能摔能打而上阵争锋了。现在不是打开书本讲“子曰”或“然而”了,而是五十斤的一块石头举得起举不起的问题了。于是他在打磨厂中间真正老老王麻子那里买了一把价值一元五角的小刺刀。天天到天桥,土地庙去看耍大刀舞花枪的把戏;暗中记了一些前遮后挡,钩挑拨刺的招数。这是他军事上的预备。

    他给蓝小山写了几封信,要他存在银行的那几块钱。而小山并未作复。王德又亲自到报馆去找蓝先生几次,看门的不等他开口,就说:“蓝先生出门了!”

    “他一定是忙,”王德想:“不然,那能故意不见我,好朋友,几块钱的事;况且他是富家出身?……”

    到底蓝先生的真意何在,除了王德这样往好的方面猜以外,没有人知道。

    不论怎样,王德的钱算丢失了。——名士花了,有可原谅!

    “媳妇丢了!吾不要了!钱?钱算什么!”王德又恢复了他的滑稽,专等冲锋;人们在枪林弹雨之中不但不畏缩而且是疯了似的笑。

    四月二十六的夜间,王德卧在床上闭不上眼。窗外阵阵的细雨,打的院中的树叶簌簌的响。一缕缕的凉风和着被雨点击碎的土气从窗缝潜潜的吹进来。他睡不着,起来,把薄棉被围在身上,点上洋烛,哧哧的用手巾擦那把小刺刀。渐渐的头往下低,眼皮往一处凑;恍惚父亲在雪地里焚香迎神,忽然李静手里拿一朵鲜红的芍药花,忽然蓝小山穿着一件宝蓝色的道衣念咒求雨,……身子倒在床上,醒了!嘴里又粘又苦,鼻孔一阵阵的发辣,一切的幻影全都逃走,只觉的脑子空了一般的隐隐发痛。一跳一跳的烛光,映着那把光亮的刺刀,再擦!……

    天明了!口也没漱,脸也没洗,把刺刀放在怀内往城里走。街上的电灯还没灭,灯罩上悬着些雨水珠,一闪一闪的象愁人的泪眼。地上潮阴阴的,只印着一些赶着城门进来的猪羊的蹄痕,显出大地上并不是没有生物。有!多着呢!

    到了庆和堂的门外,两扇红漆大门还关着。红日渐渐的上来,暖和的阳光射在不曾睡觉的人的脸上,他有些发困。回去睡?不!死等!他走过街东,走一会儿,在路旁的石桩上坐一会儿,不住的摸胸间的那把刺刀!

    九点钟了!庆和堂的大门开了,两个小徒弟打扫台阶过道。王德自己点了点头。

    三四辆马车赶到庆和堂的门外,其中两辆是围着彩绸的。

    慢慢的围上了十几人说:“又是文明结婚!……”几个唱喜歌的开始运转喉咙:“一进门来喜气冲,鸳鸯福禄喜相逢,……”

    王德看着,听着,心里刀尖刺着!

    “走开!走开!不给钱!这是文明事!”老张的声音,不错!后面跟着孙八。

    王德摸了摸刀,影在人群里。“叫他多活一会儿罢!明人不作暗事,等人们到齐,一手捉他,一面宣布他的罪状!”他这样想,于是忍住怒气,呆呆的看着他们。

    老张穿一件灰色绸夹袍,一件青缎马褂,全是天桥衣棚的过手货。一双新缎鞋,确是新买的。头上一顶青色小帽配着红色线结,前沿镶着一块蓝色假宝石。

    孙八是一件天蓝华丝葛夹袍,罩着银灰带闪的洋绸马褂。藕和色的绸裤,足下一双青缎官靴。头上一顶巴拿马软沿的草帽。

    老张把唱喜歌的赶跑,同孙八左右的检视那几辆马车。“我说,赶车的!”老张发了怒。“我定的是蓝漆,德国蓝漆的轿式车,怎么给我黑的?看我老实不懂眼是怎着?”“是啊!谁也不是瞎子!”孙八接着说,也接着发了怒。“先生!实在没法子!正赶上忙,实在匀不开!掌柜的抽了自己几个嘴巴,当我们赶出这辆车来的时候。得啦!谁叫先生们是老照顾主呢!”赶车的连说带笑的央告。“这还算人话!扣你们两块钱!”老张仰着头摇摆着进了大门。

    “扣你们两块钱!”孙八也扭进去。

    老张的请帖写着预备晚餐,当然他的亲友早晨不来。可是孙八的亲友,虽然不多,来了十几位。老张一面心中诅咒,一面张罗茶水,灌饿了还不跑吗!倒是孙八出主意摆饭,老张异常不高兴,虽然只摆了两桌!

    李山东管账,老早的就来了。头一桌他就坐下,直吃的海阔天空,还命令茶房添汤换饭。

    南飞生到了,满面羞惭自己没有妾。可是他与自治界的人们熟识,老张不能不请他作招待。老张很不满意南飞生,并不是因为他无妾可携,是因为他送给老张一幅喜联,而送给孙八一块红呢喜幛。喜联有什么用!岂有此理!

    从庆和堂到旧鼓楼大街救世军龙宅不远,到护国寺李静的姑母家也不远。所以直到正午还没去迎亲。王德和赶车的打听明白,下午两点发车,大概三点以前就可以回来。

    亲友来的渐多,真的多数领着妾。有的才十四五岁,扶着两个老妈一扭一扭的娇笑;有的装作女学生的样子,可是眼睛不往直里看,永远向左右溜;有的是女伶出身,穿着黄天霸的彩靴,梳着大松辫,用扇子遮着脸唧唧的往外挤笑声。……

    大厅上热闹非常,男的们彼此嘲笑,女的们挤眉弄眼的犯小心眼。孙八脸红红的学着说俏皮话,自己先笑,别人不解可笑之处在那里。

    一阵喧笑,男男女女全走出来,看着发车。女的们争着上车迎亲,经南飞生的支配,选了两个不到十五岁而作妾的捧着鲜花分头上了车。赶车的把鞭儿轻扬,花车象一团彩霞似的缓缓的上了马路。

    赵姑母的眼泪不从一处流起,从半夜到现在,已经哭湿十几条小手巾。嘱咐李静怎样伺候丈夫,怎样服从丈夫的话,怎样管理家务,……顺着她那部“妈妈百科大全书”从头至尾的传授给李静,李静话也不说,只用力睁自己的眼睛,好象要看什么而看不清楚似的。

    赵姑母把新衣服一件一件给李静穿,李静的手足象垂死的一样,由着姑母搬来搬去。衣服穿好,又从新梳头擦粉。

    (已经是第三次,赵姑母唯恐梳的头不时兴。)“好孩子!啊!宝贝!就是听人家的话呀!别使小性!”赵姑母一面给侄女梳头,一面说。“这是正事,作姑母的能有心害你吗!有吃有穿,就是你的造化。他老一点,老的可懂的心疼姑娘不是!嫁个年青的楞小子,一天打骂到晚,姑母不能看着你受那个罪!”赵姑母越说越心疼侄女,鼻涕象开了闸似的往下流,想到自己故去的兄嫂,更觉得侄女的可怜,以至于哭的不能再说话。

    马车到了,街上站满了人。姑母把侄女搀上马车。脸上雪白,哭的泪人似的。两旁立着的妇人,被赵姑母感动的也全用手抹着泪。

    “这样的姑母,世上少有啊!”一个年老的妇人点着头说。“女学生居然听姑母的话嫁人,是个可疼的孩子!”一个秃着脑瓢,带着一张马尾发网的妇人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老舍作品 (http://laoshe.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