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赵四与李应是老街坊;李应在他叔父未穷的时候,也是住在城里的。……

    李应在家里住了三天,也算过了新年。先到姑母家,然后到龙树古家,都说了些吉祥话。最后转到教会去找赵四。见了赵四,不好意思不说一句“新喜”!不是自己喜欢说,也不是赵四一定要他说,只是他觉的不说到底欠着一些什么似的。“有什么可喜?兄弟!”赵四张着大嘴笑的把舌根喉孔都被看见,拉着李应的手问李老人身体怎样。他不懂得什么排场规矩,然而他有一片真心。

    这时候会里没有多少人,赵四把他屋里的小火炉添满了煤;放上一把水壶,两个人开始闲谈。

    赵四管比他年长的叫哥哥,小的叫兄弟。因为他既无子侄,又永远不肯受他人的尊称,所以他也不称呼别人作叔,伯,或祖父。他记得西城沟沿住的马六,在四十二岁的时候,认了一个四十岁的义父,那位先生后来娶了马六的第二个女儿作妾,于是马六由义子面升为老泰山。赵四每想起来,就替他们为难:设若马六的女儿生下个小孩子,应当算马六的孙呢,还是兄弟?若马六是个外国人,倒好办;不幸马六是中国人而必定把家庭辈数尊长弄的清清楚楚,欲清楚而不得,则家庭纲纪弛矣!故赵四坚持“无辈数主义”,一律以兄弟相称,并非仅免去称呼之繁歧,实有益于行为如马六者焉!

    “兄弟!”这是赵四叫李应。“为什么愁眉不展的?”“哼!”李应很酸苦的笑了一笑。

    “有心事?”

    “四哥!你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可乐的事!”

    “好兄弟,别和四哥耍文理,四哥不懂!我知道大饼十个铜元一斤,你要没吃的,我分给你半斤,我也吃半斤,这叫爱人。顺心的一块说笑;看着从心里不爱的呢,少理他;看着所不象人的呢,打,杀,这叫爱恶人;因为把恶人杀了,省得他多作些恶事,也叫爱人!有什么心事,告诉我,我也许有用!”

    “四哥!我告诉你,你可别对外人说呀!”

    “我和谁去说?对总统去说?人家管咱们拉洋车的臭事吗!”

    屋中的火烧的红红的,赵四把小棉袍脱下来,赤着背,露着铁铸的臂膀;穿着一条一条的青筋。

    “四哥!穿上衣服,万一受了寒!”

    “受寒?屋里光着,比雪地里飞跑把汗冻在背上舒服的多!说你的事!”赵四说完,两只大手拍着胸膛;又把右臂一抡,从腋下挤出“瓜”的一声。

    “我有两件事:一件是为自己,一件是为我姐姐!”李应慢慢的说。

    “我知道小静儿,哼,不见她有几年了!”赵四腋下又“瓜”的响了一声。

    “先说我自己的事!”李应脸红了!“四哥!你知道凤姑娘?”“我怎么不知道,天天见。”

    “年前龙军官对我说,要把她许给我。”

    “自然你爱她!”赵四立起来。

    “是!”

    赵四跳起来,好似非洲土人的跳舞。腋下又挤的“瓜”的一声响,恰巧门外放了一个大爆竹,赵四直往腋下看,他以为腋下藏着一个炸弹。然后蹲在地上,笑的说不出话。“四哥你怎么了?”李应有些起疑。

    “好小子爱好姑娘,还不乐!”

    “先别乐!我身上就这一件棉袍。手中分文没有,叫我还敢往结婚上想!我一面不敢过拂龙军官的好意,一面又不敢冒险去作,我想了几天也不敢和叔父说。”李应看着炉中的火苗,跳跳钻钻的象一群赤着身的小红鬼。

    “定下婚,过几年再娶!”

    “四哥,你还不明白这件事的内容。”

    “本来你不说,我怎能明白!”

    “龙军官欠城外老张的钱,现在老张迫着他把凤姑娘给城外孙八作妾,所以龙军官急于叫我们结婚,他好单独对付老张。说到老张,就与我的姐姐有关系了:他要娶我姐姐折我叔父欠他的债。我第一不能结婚,因为又年青又穷;第二我不能只管自己而把我叔父和姐姐放在一旁不管……”“兄弟!你要这么告诉我,我一辈子也明白不了!老张是谁?孙八是怎么个东西?”赵四把眼睛瞪的象两个肉包子,心中又着了火。

    李应也笑了,从新把一切的关系说了一遍。

    “是杀老张去,还是用别的法子救她?”李应问。“等等!咱想一想!”赵四把短棉袄又穿上,脸朝着墙想。“兄弟!你回家去!四哥有办法!”

    “有什么办法?”

    “现在不能说,一说出来就不灵验了!”

    李应又坐了一会儿,赵四一句话也没说。李应迷迷糊糊的走出教会,赵四还坐在那里象位得道的活神仙。

    蓝小山告诉王德,他每天到饭馆吃饭至少要用一块半钱,而吃的不能适口。王德不晓得一块多钱的饭怎样吃法,因为他只吃过至多二毛钱一顿的;可是不能不信没有这样的事,虽然自己没经验过。

    报馆开张了,王德早早的来上工。他一进门只见看门的左手捧着一张报纸,上面放着一张薄而小的黑糖芝麻酱饼;右手拿着一碗白开水往蓝小山的屋里走。

    王德没吃过一块半钱一顿的饭,可是吃过糖饼,而糖饼决不是一块半钱一张,况且那么薄而小的一张!蓝小山正坐在屋里,由玻璃窗中看见王德。

    “大生进来!”

    王德不好意思拒绝,和看门的前后脚进去。看门的问:“要别的东西不要,蓝先生?”

    “去罢!”小山对仆人的词调永远是简单而含有命令气的。王德坐下,小山拿起糖饼细嚼缓咽的自由着。

    “我的胃可受不了那么油腻的东西!你知道,亲友到年节非请我吃饭不可。他们的年菜是油多肉多,吃的我肚子疼的不了;不吃罢,他们又要说我骄傲择食!难题,难题!今天我特意买张糖饼吃,你知道,芝麻酱是最能补肚子的!中国家庭非改革不可,以至于作饭的方法都非大改特改不可!”小山说着把饼吃完,又把一碗开水轻轻的灌下去。喝完水,从抽屉里拿出两块金黄色橘子皮。把一块放在口中含着,把那一块放在手心里,象银号老板看银子成色的样子,向王德说:“大生!说也可笑!一件平常的事,昨天一桌十几多个人会都不知道。”

    “什么事,小山?”

    “你看,橘子是广州来的最好,可是怎能试验是不是广州货呢?”

    “我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你看这里!”小山把橘皮硬面朝外,白皮朝里往墙上一贴,真的贴住了!“这是广州来的!贴不上的是假的!昨天在西食堂吃大餐,我贴给他们看;这是常识!”

    小山说罢,从墙上把橘皮揭下来又放在抽屉里。

    两个人谈来谈去,谈到婚姻问题。谈男女的关系是一班新青年最得意的事。而且两个男的谈过一回关于女子的事,当时觉得交情深厚了许多。

    “我明白女子的心理,比男子的还清楚,虽然我是男子。”小山说。“我明白恋爱原理比谁也透澈,虽然我现在无意于结婚,女子就是擦红抹粉引诱男性的一种好看而毫无实在的东西!恋爱就是苟合的另一名词,看见女子,不管黑白,上去诱她一回。你看透她的心理,壮着你自己的胆量,你就算是恋爱大家!我现在无意结婚,等我说要时候,我立在中央公园不用说话,女的就能把我围上!”

    “我——我不敢——”

    “有话请说,好在是闲谈。”

    “我不敢说你的经验准对。”王德的脸又红了!“我信女子是什么都可以牺牲的,假如她爱一个男子,男子不明白她们,反而看着她们是软弱,是依赖!至于恋爱的道理我一点也不懂,可是我觉得并不是苟合,而是神圣!”

    王德说不出道理来,尤其这是头一次和小山辩论,心中不能坦然的细想,就是想起来的,口中也传达不出来。小山把一双眼珠又集中在鼻部,不住的点头。

    “大生!你是没交结过女的,所以你看她们那么高。等你受过她们的害以后,你就明白我的话了!”

    “我也有个女朋友……”王德被人一激,立刻把实话说出来。后悔了,然而收不回来了!

    “是吗?”小山摘下眼镜,擦了擦眼镜,揉了揉眼。面部的筋肉全皱起来,皱起的纹缕,也不是哭的表示,也不是笑,更不是半哭半笑,于无可形容之中找出略为相近的说,好象英国七楞八瓣的小“牛头狗”的脸。

    “是!”王德永远看不起“说过不算”的人,于是很勇敢的这样承认。

    “告诉我,她是谁?我好帮助你把她弄到手!”小山用比皮袄袖子长出一块的那件绸大衫的袖子,轻轻拂了王德的脸一下。

    “她与我和亲姊弟一般,如今我们希望比姊弟的关系更进一层!我不愿听这个‘弄’字,我十分敬爱她!”王德今天开始有一些不爱小山了,然而只在讲爱情的一点,至于别的学问,小山依旧是小山;人们那能十全呢?会作好诗好文的,有时候许作出极不光荣的事,然而他的诗文,仍有他的价值。“到底她是谁?‘弄’罢‘不弄’罢,反正我是一片好心要帮助你!女子的心理你不如我明白的多!”

    “李应的姐姐,我们自幼就相知!”王德很郑重的说。“呕!在教会的那个李应?”

    “他的姐姐!”

    “好!好!你们已定婚?”

    “彼此心许,没有正式的定规!”

    “好!我帮助你!我无意结婚,因为我看女子是玩物,我看不起她们,可是我愿帮助别人成其好事,借此或者也可以改一改我对于女子的成见!”

    王德——诚实的少年——把一切的情形告诉小山。小出满口答应替王德出力,然后两个人分头去作他们的事。…………

    老张与蓝小山的哲学不同,所以他们对于女子的态度也不同。老张买女子和买估衣一样,又要货好又要便宜;穿着不合适可以再卖出去。小山是除自己祖母以外,是女人就可以下手,如其有机可乘!从讲爱情上说,并不是祖母有什么一定的难处,实在因为她年老了!谄媚她们,把小便宜给她们,她们是三说两说就落在你的陷阱。玩耍腻了一个,再去谄媚别个,把小便宜给别个,于是你得新弃旧,新的向你笑,旧的向你哭,反正她们的哭笑是自作自受!

    老张要不是因人家欠他的债,是不肯拿钱买人的,可是折债到底是损失金钱,于此,他不如小山只费两角钱为女人们买一张电影票!那不是老张的脑力弱于小山,见解低于小山,而是老张与小山所代表的时代不同,代表的文化不同!老张是正统的十八世纪的中国文化,而小山所有的是二十世纪的西洋文明。老张不易明白小山,小山不易明白老张,不幸他们住在同一个社会里,所以他们免不了起冲突,相攻击,而越发的彼此不相能。不然,以老张的聪明何苦不买一张电影票弄个女的,而一定折几百元的债!不然,小山何不花三百元买进,而五百元卖出,平白赚二百元钱,而且卖出之前,还可以同她……

    “妇女是干什么的?”

    王德听了蓝小山的话,心中疑惑,回家之后当着赵姑母又不敢问李静,于是写了一个小纸条偷偷的递给李静。李静的答复,也写在一个纸条上,是:“妇女是给男人作玩物的!”

    王德更怀疑了:蓝小山这样说,李静也这样说!不明白!再写一个纸条,细问!

    写纸条是青年学生最爱作的,如果人们把那些字纸条搜集起来,可以作好好的一篇青年心理学。可惜那些纸条不是撕了,就是掷在火炉内;王德是把纸条放在嘴里嚼烂而后唾在痰盂内的。几年前他递给一个学友一张纸条,上写:“老张是大王八”。被老张发现了,打的王德自认为“王八”,这是他所以嚼烂纸条的原因。

    李静的纸条又被王德接到,写着:“我只好作玩物了,假如世上有的男子——王德,你或者是一位,——不拿妇女当玩物,那只好叫有福的女子去享受,我无望了!”

    赵姑母是步步紧跟李静,王德无法和她接近,又不好意思去问李应,于是低着头,拧着眉,往街上走。

    时候尚早,不到上报馆作工的时间。他信马由缰的走到中央公园,糊里糊涂的买了一张门券进去。正是新年,游人分外的多;王德不注意男人,专看女的,因为他希望于多数女子的态度上,得一点知识,以帮助他解决所要解决的问题。

    一群一群的女子,有的把红胭脂擦满了脸,似女性的关公;有的光抹一层三分多厚的白粉,象石灰铺的招牌;有的穿着短袍没有裙子,一扭一扭的还用手拍着膝上腰下特别发展的那一部分;有的从头到尾裹着貂皮,四个老妈搀着一个,蚯蚓般的往前挪;有的放开缠足,穿着高底洋皮鞋,鞋跟露着一团白棉花;有的白脸上戴着蓝眼镜,近看却是一只眼:“她们一定是玩物了!”王德想:“有爱关公的,有爱曹操的,这是她们打扮不同而都用苦心打扮的原因!……”“有没有例外?我是个不以女子当玩物的男子,有没有不以玩物自居的女子?李静?……”

    王德越想越乱,立在一株大松树下,对松树说:“老松!你活了这么多的年岁,你明白罢?”老松微微的摇着头。“白活!老松!我要象你这样老,什么事我也知道。”王德轻轻的打了老松几下,老松和老人一样的没知觉,毫无表示。王德无法,懒懒的出了公园到报馆去。

    “小山!你的话对了!”王德一心的要和小山谈一谈。“什么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老舍作品 (http://laoshe.zuopinj.com) 免费阅读